<menuitem id="hp9th"><dl id="hp9th"><address id="hp9th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ins id="hp9th"></ins><ins id="hp9th"></ins>
<cite id="hp9th"><span id="hp9th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hp9th"></ins><ins id="hp9th"><noframes id="hp9th"><ins id="hp9th"></ins>
<ins id="hp9th"><noframes id="hp9th"><cite id="hp9th"></cite><ins id="hp9th"></ins><cite id="hp9th"><span id="hp9th"></span></cite>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新聞商務精英正文

上市公司董事長成高危職業:“門神”培養了“盜賊”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8-06 瀏覽次數:75
   上市公司董事長成了“高危職業”

  阿爾法工場  丁真軍  作者為阿爾法工場研究員

  導語:A股董事長的犯罪率是全國犯罪率的3.2倍。

  “暴風集團(4.490-0.32-6.65%)(SZ:300431)馮鑫、博信股份(12.580-0.11-0.87%)(SH:600083)羅靜、新城控股(23.330-1.44,-5.81%)(SH:601155)王振華、*ST康得(3.5200.000.00%)(維權)(SZ:002450)鐘玉、大智慧(5.510-0.46-7.71%)(SH:601519)張長虹、*ST鵬起(1.620-0.08-4.71%)(SH:600614)張朋起、*ST中科(4.510-0.21-4.45%)(SZ:002290)張偉、ST天寶(1.260-0.07,-5.26%)(維權)(SZ:002220)黃作慶、愷英網絡(2.760-0.19,-6.44%)(SZ:002517)王悅、派生科技(8.800-0.75-7.85%)(SZ:300176) 唐軍……”

  2019年過去不到2/3,已有十位A股上市公司董事長被刑拘。

  董事長在全國各種職業中,已然打上“高危”標簽!有數據為證:

  今年的《最高法工作報告》顯示,2018年各級法院審結一審刑事案件119.8萬件,據此我們可推算出,犯罪率(119.8萬/13.95億*10萬)為十萬分之86;

  而A股董事長的犯罪率(10個被抓/3665家上市公司*10萬)為十萬分之273,是全國犯罪率的3.2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數據僅是7個月的,全年“摔跤”的董事長將會更多。就此,我們還可以回溯2018年數據:2018全年有400家上市公司董事長離任,其中25位因各種原因受到監管部門的處罰或直接涉嫌犯罪。

  曾經我們談起這個群體,眼里滿是尊敬,他們的企業家精神激勵了一代中國青年。然而今天,上市公司董事長怎就成了“高危”職業?

  原因一: “門神”培養了“盜賊”

  老話說的好,千里之堤潰于蟻穴。上市公司董事長的堤防,往往崩潰于最初不起眼的一處細節,會計師事務所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這1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,遇到了瑞華會計師事務所,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。

  幸運的是,有人幫他們做“審計”報表(年報、招股書等地方用得上),即使有不盡如人意之處,也都可以輕松掩蓋上。

  譬如百億造假案的主角康得新,賬上現金18億卻發不出分紅的輔仁藥業(5.860-0.41-6.54%)(維權)(SH:600781),扇貝動輒跑路的獐子島(2.880-0.20-6.49%)(維權)(SZ:002069),均離不開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的“支持”。

  近三年,瑞華可謂是劣跡斑斑,曾因多家上市公司(華澤鈷鎳、鍵橋通訊、振隆特產、亞太實業(3.530-0.20-5.36%)(維權)、勤上光電等)財務舞弊案遭監管處罰。

  7月8日瑞華被正式調查。據統計,截止7月底,60家公司的IPO受其牽連被終止審查。

  也許這些尋求IPO公司董事長正跳腳罵娘,但得之其幸失之其命,也許蝴蝶翅膀不止煽掉了本次的IPO,也煽走了這些董事長今后受瑞華影響墜入“A股監獄風云”的可能性。

  畢竟,像上述百億、幾十億的大案,都是從小的利潤調節等行為升級而來的,都是從IPO合作開始腐蝕上市公司的。所以可以說,結識瑞華也是不幸的,其不合規行為從小處出發,猶如一顆種子,一旦在董事長的心里種下便很快生根發芽。

  錯誤的反饋(跟瑞華做賬玩財技沒有被查處),決定了今后更加錯誤、更加劇烈的財務行為方式:虛開發票罪、違規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,報告開頭十位身陷囹圄的董事長有些就是屬于這種。

  會計師事務所本該成為A股投資者的“門神”,卻放棄職業操守,潛移默化的導致董事長的變異——門神背棄投資者培養“盜賊”(上市公司),這是董事長高危的成因之一。

  原因二: 上市以后失去目標

  武俠小說中主角有個硬標準,“萬中無一”神奇筋骨。套用此標準,我們可以找到現實生活中的主角——上市公司。

  中國在冊民營企業數量2013年為1000萬家,2017年為2000萬家。若按年化19%增長速度,或北師大《2015勞動力市場研究報告》調查的每天新增1萬家民營企業數據,2019年這個數字應是2800萬家。

  而A股上市公司一共有3665家,也就是說從所有企業中誕生一家上市公司的概率是1/7640——但不要忘了很大部分上市公司不是民營,那么說民營公司上市的概率為萬分之一是差不多的。

  上市公司能從千軍萬馬之中脫穎而出,站在食物鏈的頂端,能走到這一步,大部分功勞都要歸功于董事長。

  一個董秘朋友曾這樣描述其前老板的支配性:

  “圣經里有這么一句話,God said,Let there be light,and there was light,老板翻譯過來是這樣的:xxx(該老板的名字)說要有光,這世界便有了光。”

  想想也難怪,董事長一手把小公司做到上市,舉手投足便影響成千上萬員工命運,一定程度上決定產業走向,往往還是一地納稅大戶。

  這種情況下,如果董事長沒有一以貫之的強烈使命感和愿景的支撐(使命即公司為什么存在,比如阿里巴巴要讓天下沒難做的生意;愿景即希望公司發展成什么樣,比如華為的定個遠期超大銷售目標要超過誰誰做行業老大),那么他/她將是極易膨脹和驕傲的。

  就像大族激光(24.090-1.11-4.40%)(SZ:002008)的董事長高云峰,在接受央視財經頻道電話采訪時非常狂暴,“你是什么x毛,你是個什么角色、你有什么資格來質問我,這個是我們自己的資金,我當然有權做任何經營決策,你管我這么多”。

  高云峰那種還只是態度不好,更可怕的有些董事長認為自己什么都能做,毫無邊界、毫無敬畏。就像新城控股原董事長(SH:601155)王振華,能干出猥褻幼女之事;再比如中科新材實控人張偉(*ST中科;SZ:002290),搞黑社會那一套:非法拘禁、敲詐勒索、詐騙、持有槍支彈藥等。

  這也是段永平等知名投資者,將公司文化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原因。

  總而言之,處于上市公司董事長這個食物鏈的位置,缺乏使命感,導致毫無邊界胡作非為,是董事長成為高危職業的第二個原因。

  原因三: 面對行業困境劍走偏鋒

  分析行業困境導致“高危”之前,我們先聊個耳熟能詳的歷史典故。

  紙上談兵的趙括大家都知道,秦趙交戰,趙孝成王撤掉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的廉頗,換趙括上場,結果葬送四十萬大軍,被白起坑殺。人們往往只看到趙孝成王識人不明(不顧廉頗、藺相如、趙母等人反對),卻沒看到其肩負的巨大壓力:

  秦趙幾十萬大軍陳邊三年,把家底都吃沒了。再不打,那舉國就要自行崩潰了。既然你老一代的廉頗們不愿意打,那么只能用新生代了,讓趙括這個新生代最強者上去賭一把,也許贏了呢?

  你知道,當董事長的職責就是確定前進方向、作出抉擇,而大多情況下結局不會太好。因為企業經營過程中,戰略選擇的失敗往往是常態。

  想想看,讓企業突破生命周期,穿越行業周期的限制,相當于逆天改命,哪有那么容易?

  這種天大的壓力,無時無刻伴隨著每一個領導者,會讓董事長做一些“劍走偏鋒”式的戰略選擇,從而讓自己身陷囹圄。

  十幾、二十年前活在稀缺經濟時代的企業家,往往不知道紅線在哪里,在能做與不能做之間瘋狂試探。最終,有些鋃鐺入獄,有些被網開一面。

  比如進入金融領域面臨巨大的政策風險時,馬云在2004年啟動支付寶項目就有心理準備,跟同事說,“如果要坐牢、我去”。

  而在今天這個過剩的時代,遇到瓶頸的公司規劃戰略更難,因為你想做的別人都做了,你稍微落后一點就追不上了。

  就比如暴風集團,PC播放器的時代過去的很快,移動互聯網時代有視頻生態玩家樂視、有流媒體訂閱玩家“愛騰優”。面對落后的現狀,暴風走了一條賭博式上杠桿轉型的路,結果52億買“體育版權掮客公司”最終一無所有,馮鑫還進去了。

  這世界變化太快了,時代賦予了那些知識結構、認知結構老化的董事長趙孝成王一般的困境。靜靜的垮下去or劍走偏鋒賭一把?選擇后者,往往卻因為無法完成承諾和一些其它的利益原因,最后下場潦倒。

  原因四: 利益傳導機制的反噬

  A股上市公司就像一輛巨大的戰車,前進途中什么問題都不存在,可一旦停滯(不管是行業周期還是公司戰略選擇導致),就會使原來的利益傳導鏈條受損。

  何謂利益傳導鏈條?

  你知道,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不只是幾個財務數值那么簡單,沒有誰活在真空之中,其發展離不開外部性因素,利益傳導向各個層面。

  不斷的會有人跳上這輛巨大的戰車,分配走一些利益。如果你增長變慢、停滯、甚至倒退,新進的利益分配者無法滿足,原有的分配體系無法運轉,那問題就會逐漸的暴露出來。比如互聯網紅利到頭后,很多公司被遏制住增長源頭,被媒體輪番暴擊,被罵的狗血淋頭……
 

 我們來看看今年“監獄風云”的那十家上市公司的業績,真的不是一般慘:除了新城控股以外,其它清一色利率大幅下滑,或者從盈利到虧損。

  利益傳導機制的反噬,可以再往前延伸一點。以前有些董事長上面有人,即使犯了一些“小錯誤”,上面打個招呼可能就解決了。現在,可沒人敢再打這個招呼了。

  6月28日,兩高召開了“關于證券期貨犯罪司法解釋新聞發布會”。今后市場的規范程度會更高,對于那些不守法規的董事長,打擊只會遲到不會缺席。

  A股董事長監獄風云,今后參演的人只怕會更多。但很大程度上,這種新陳代謝也將會讓A股生態更加健康。

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?
?
t35·cc天空彩票与你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