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hp9th"><dl id="hp9th"><address id="hp9th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ins id="hp9th"></ins><ins id="hp9th"></ins>
<cite id="hp9th"><span id="hp9th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hp9th"></ins><ins id="hp9th"><noframes id="hp9th"><ins id="hp9th"></ins>
<ins id="hp9th"><noframes id="hp9th"><cite id="hp9th"></cite><ins id="hp9th"></ins><cite id="hp9th"><span id="hp9th"></span></cite>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新聞環球視線正文

各大央行拼命印錢應對新冠疫情,會引發惡性通脹么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04-28 瀏覽次數:71
 

為了應對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,世界各國政府和央行都采取了非常激進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手段。舉例來說:

美國國會通過2萬億美元CARES法案,救援受到疫情影響的大小企業、政府機構和個人。美聯儲將基準利率下調到0~0.25%,宣布無限量量化寬松,購買包括垃圾債券在內的各級別債券。

歐洲央行推出2020年量化寬松計劃PEPP,宣布購買價值8000億歐元的債券。

日本政府在今年分幾次宣布推出應急財政刺激,累計總額達117萬億日元,約合1萬億美元左右。日本央行宣布將原來每年購買6萬億日元ETF的量化寬松速度翻一番,增加到每年購買價值12萬億日元的ETF。

英國政府推出約3300億英鎊的財政刺激方案,以救助那些受到疫情影響的企業和失業工人。英格蘭銀行宣布將基準利率下調到0.1%,并推出2000億英鎊的量化寬松措施。

這個單子,可以一直列下去,幾乎覆蓋地球上所有的主要國家。每個政府,要么推出大型財政刺激,給個人和企業發錢或者減稅,要么推出寬松的貨幣政策,通過降息和量化寬松向市場注入流動性,或者干脆雙管齊下。

哪怕只是在5年前,各國政府宣布的這些政策規模,都是讓人難以置信的。舉例來說,2008年,美國國會為了應對金融危機,通過了價值7000億美元的不良資產救助計劃TARP。后來,該計劃的額度被削減到4750億美元。不管是7000億,還是4750億,在當時看來都接近天文數字,并引發了各種爭議。在金融危機后的10多年間,一直有各種聲音質疑TARP的規模和效果,并擔心由此帶來的長期不良后果。

而這一次美國國會通過的CARES法案,規模差不多是當年TARP的3倍。這還是在2018年大規模減稅的基礎之上。而除了美國之外,其他很多政府也不甘落后,推出的刺激額度,和他們的GDP相比的話,絲毫不比美國遜色。

因此,很多投資者免不了擔心:如此規模的印錢和發錢,會不會在日后造成惡性通脹?

從經濟學邏輯來講,這樣的擔心并非多余。通貨膨脹,說到底是一個貨幣現象。如果市場上的錢多了,這些錢遲早需要被用掉去購買商品或者服務。近乎無限的貨幣供應,去追逐有限的商品和服務,造成后者的價格上升,在宏觀上就會以通貨膨脹的形式體現出來。如果控制的不好,通脹率急速提升的話,變成類似于魏瑪德國那樣的惡性通脹,也并非不可能。

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,還增加了一層額外的通脹風險,那就是由于疫情造成的供給端破壞。為了減緩病毒的傳染,各國政府紛紛宣布各種程度不同的封城和隔離措施。工人不能去工廠上班,學生不能去學校上學。不管是和衣食住行息息相關的輕工業,還是鋼鐵礦場基建這樣的重工業,全都受到大面積的影響。生產的產出少了,其價格自然有可能變得更高。

特別是疫情期間最珍貴的醫療物資,比如口罩,呼吸機,防護服等。在2月份,當中國還處于“悶病毒”的狀態,產能還沒有被調動起來時,簡直是一個口罩都很難買到。其他像衛生用品、消毒產品,甚至衛生紙,都受到了大批民眾的搶購。

從上面的分析來看,通貨膨脹似乎離我們不遠。但是,我們也不要忘記,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,同時也抑制了大量的需求和信貸。我們先來看需求。需求的下降,主要來自于兩個方面。第一、大部分民眾被要求呆在家里不出門,或者在家里上班,因此和出行相關的商品和服務需求,比如酒店、飛行、餐飲等,全都一落千丈。第二、有不少公司,已經開始裁員。在過去一個月內,美國申請失業補助的人數,累計達到了2000萬左右,接下來還有可能會繼續高速增長。沒有了工作,失去了收入,民眾自然需要勒緊褲帶,將自己的消費需求降級。這兩個原因,都可能會拉低商品和服務的價格。

新冠疫情,也對信貸市場造成了大規模的打擊。從銀行的角度來看,每放出去一筆貸款,最擔心的就是收不回本金和利息,變成壞賬。因此,在經濟危機來臨時,銀行的風控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收回貸款,或者至少不再提供新的貸款額度。受到疫情的影響,一個可以預見的結果,是航空、餐飲、娛樂等這樣的重災行業,會有一批企業撐不過去而宣布破產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最自然的反應,就是盡快回收貸款,以圖自保。信貸市場收縮,會進一步打擊需求,拉低物價水平。

在供給和需求都受到大幅度壓縮的情況下,最終的結果會是通貨膨脹,還是通貨緊縮?這是一個困惑很多人的問題。在最新的一篇研究(Guerrieri et al, 2020)中,作者詳細的探討了這個問題。他們得出的結論是:供給和需求同時受到擠壓的情況下,平均物價更有可能不漲,或者下跌,而非上漲。

背后的邏輯是這樣的:在疫情的影響下,有一些行業,比如航空和酒店,會受到近乎毀滅性打擊。而那些行業中工作的服務人員,其支出也不得不大幅度削減。要彌補這樣的需求損失,是非常困難的,除非有其他行業可以有類似規模的反向增長,以抵消這些受打擊行業的衰退。然而在現實中,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。比如政府規定,所有人都必須在家里上班,會導致電腦、互聯網和軟件行業的增長,因為很多人都需要購買更多的PC或者平板電腦,在手機上花更長的時間。但是這些增長,不太會彌補酒店、航空和娛樂業的損失。

事實上在目前的情況下,大多數人想的,并不是增加消費,而是延遲消費。這是因為,除了油鹽醬醋米面之外的商品和服務,并非生活必須,可以拖一拖,等一等。等到疫情過去,社會恢復正常秩序,到時候再把那些消費補上,更加合情合理。

從最新的宏觀數據來看,到目前為止,歐美確實沒有發生物價上漲。比如美國3月份的CPI上漲1.5%,比2月份的上漲2.3%要低很多,歐洲的情況也很類似。美國圣路易斯聯儲公布的未來5年和10年通脹預期指數,在3月份都有明顯下滑。

有些讀者可能會說,現在經濟處于停擺時期,通脹預期低是正常的。但是等到疫情過去,各大城市解封了以后,我們還能保證物價保持穩定么?對這個問題,上文提到的研究作者,表示并不擔心。主要原因在于,歐美經濟中的消費,有一大半都來自于服務業。和制造業相比,服務業受到新冠疫情的打擊要大得多。經歷這次疫情,很多家庭的消費習慣會發生重大改變,并可能在疫情結束之后還會持續很久。舉例來說,即使城市開始解封,航班恢復,很多家庭也未必就會帶著孩子出門旅游。他們會擔心飛機上的傳染風險,或者被困在異國他鄉而回不了家的可怕遭遇。

我們也可以看一下中國的一些相關經濟數據,從側面判斷上述分析的現實性。中國是全世界最先從疫情中走出來,并大規模恢復經濟生產活動的國家。因此中國的形勢變化,對其他國家有很強的參考價值。截至4月中旬,中國各大城市的空氣污染指標,已經恢復到2019年的平均水平,顯示社會和經濟活動基本恢復正常。汽車和房屋的銷量,大約恢復到2019年同期的70%到80%左右。然而,全國大型城市中酒店的平均入住率,卻只停留在2019年同期的40%左右。這些數據表明,商品的制造和需求,在疫情結束后恢復正常相對來說比較容易。但是經濟中的服務部門,其需求會受到更加長期的影響,很難在短期恢復。

當然,上面的那些分析帶有一定的估測成分。到最后,我們不能忽視各國政府在這個非常時期使用的非常手段,以及可能造成的非常后果。一個很有可能的結果,是本次2020年COVID疫情過后,貧富差距和社會分化變得更大,就好比08年的金融危機,并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。在一個貧富分化的社會中,通貨膨脹對于低收入階層的傷害更大,更值得我們警惕。哪怕有很小的概率引發惡性通脹,我們也不應該忽略,并及時調整宏觀政策,防患于未然。

為了幫助大家回答各種理財問題,我推出了新課:學了就能用的小白理財課。這門課適合年輕的上班族和對金融一知半解的投資小白。課程的涵蓋內容包括:銀行理財、保險、股票、基金、房產等和我們平時息息相關的各種理財工具。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。

參考資料:

Veronica Guerrieri, Guido Lorenzoni, Ludwig Straub, Iván Werning, Macro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COVID-19: Can Negative Supply Shocks Cause Demand Shortages? Apr 2020

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?
?
t35·cc天空彩票与你同